怎么用一台手机,打破建商、房屋中介、室内设计师、家具业者之间的隔阂,打造跨国内容平台?就因为这个答案,让阿里巴巴集团点头,愿意拿钱投资。

什么样的企业,可以让阿里巴巴集团愿意投资,而且金额可能高达两百万美元? 成立不到7年,员工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数位宅妆iStaging),瞄准的是你搬家的痛。 你有没有算过,从看房子,找室内设计师,到装潢、买家具,要花费多少心力? 现在,你可以VR(虚拟现实)赏屋,找丹麦的室内设计师,再配上瑞典或意大利的家具。不管是北欧风、乡村风,全部一次搞定。

不管是老屋或新房,都能转为3D虚拟现实。面对空荡荡的房间,也能利用AR(扩增实境)技术,放上系统内建的3D家具,模拟设计后的空间感。 「想象成uber的话,就好像四个司机载一个乘客。房屋中介、建商、设计师、家具商,一起服务一个客户,我们就是媒合这个需求,」数位宅妆创办人兼CEO李钟彬形容。 用VR、AR技术,串联建商、房屋中介、室内设计师、家具业者,说来容易。但要在3年内做到跨足海外,却是难上加难。 他们跨出国界,在美国、欧洲、中国、香港设有分公司,也走进二十几个国家布局通路。 今年2月,数位宅妆也和沙特阿拉伯城市规划公司IMAR合作,要把产品卖进中东,打造智能城市相关应用。 去年,阿里巴巴集团在台湾设立新台币一百亿元的台湾创业基金。负责管理该基金的美商中经合集团的评选出的首批两个投资目标,数位宅妆就是其中之一。据彭博报导,数位宅妆收到的投资金额为两百万美元。 数位宅妆要打破既有产业间的隔阂,靠的是商业模式创新,还有「以战养战」的节奏。

故事的开端,要从50岁的「总教练」李钟彬说起。

进化一:以战养战 软件工程师出身的他,曾在2000年之前的第一波网络创业潮大鸣大放。 23岁开始创业,33岁做到网络电话公司汇丰电讯在美国NASDAQ上市。后来的网络教育训练公司,也一度做到在台湾上市。 过去的风光,却没有让他侃侃而谈。「我的事情不重要啦,是他们年轻人太厉害,」李钟彬说。 笑容里的是谦卑,还有一言难尽的复杂。

「成功的两次,失败经验大概有十次吧,」李钟彬笑着说。
数位宅妆的前身「宅妆」,也曾濒临失败。 2014年前,数位宅妆还是「宅妆」,专做售屋布置的设计,员工只有5个人。李钟彬一开始只是想帮太太销售她设计的家具,才意外跨入居家设计领域。 当时,宅妆的设计师,几乎都刚从美国留学回来。他们不施工,单纯做设计的商业模式,一度陷入瓶颈。 直到在一场座谈会上,李钟彬碰上当时在工研院云端中心工作的张腾文和陈思玮,宅妆才开始「升级」。 拥有台大电机博士学位的张腾文,和交大电机的陈思玮加入宅妆后,打起了一场数字「升级」的硬仗。 当时,VR、AR的内容很少,技术应用才刚起步。多数人不是投入3D电影,就是游戏。 VR指的是透过计算机技术,3D立体模拟现实空间。AR则是把虚拟对象,混入现实空间。 美商中经合创投董事总经理朱永光分析,「AR、VR还不成熟,要找到自己的垂直应用领域,创造生态圈,这在AR、VR领域比较容易赚到钱。」 从居家设计切入,跨足AR、VR,这对数位宅妆的三个共同创办人来说,都是全新挑战。

创业老鸟的李钟彬,碰上研发替代役刚结束的张腾文和陈思玮,也激荡出全新火花。 「他(李钟彬)都说自己是NBA总教练,」数位宅妆共同创办人兼研发副总经理陈思玮说。 把VR、AR结合售屋布置,难的不只是技术,还得适应市场上急速的变化。总教练就负责拟定战略目标和蓝图。 陈思玮回忆,「有一段时间,比较像是『以战养战』。」 从硅谷到东京,哪里有创业竞赛,数位宅妆的团队就打到哪里。一起参赛、思考、凝聚共识, 「有了共识去作战,路才走得长,」陈思玮说。 看着团队四处打仗,很多时候,李钟彬选择沉默。他不透露太多自己的想法,而是让团队自己发展共识。 南征北讨的日子里,终于在一五年赢得APEC创业挑战赛的英特尔奖第一名,还有中国电商最高荣誉的艾奇奖金奖。真正的挑战,才正要开始。

进化二:认识需求 光是技术到位还不够,数位宅妆还要转型「内容平台」,让使用者养成习惯,建立生态圈。 同样是一五年,数位宅妆开始向信义房屋提案,要让消费者透过3D扩增实境和虚拟技术,在线看屋。 只是,复杂的虚拟技术,怎么简化到让房仲可以简单执行,就是一大挑战。 比方说,早期的技术,需要铺一大块布在地上当定位点。但房仲直言做不到,无法背着布,还要把布铺在地上,才能带客户看房子。 「但我们所有技术都是根据那块布,当时修改就花了3个月左右,」陈思玮说。 不只房仲业者那边碰壁,数位宅妆做给代销公司的产品提案,也曾因为会让使用者晕眩,而被拒绝。 每当碰上产品被退,团队士气低迷,「他(李钟彬)就会跟我说,这是必经之路,每个新创公司都会遇到,」技术长张腾文说。 数位宅妆以房仲、室内设计师等「专业用户」为目标。但培养习惯的路上,还有许多阻碍。 一位不愿具名的房仲业者坦言,自己曾经积极投入,去对象现场拍摄,也把设备和影像准备给客户看,但成效有局限性。 「目前成熟度和推广程度还不理想,」他说。 大亚创投协理韩沛霖观察,这套技术要普及,还有一段路要走,但产业风气正在改变。 「我们花在教育客人的成本会越来越少,因为大品牌花了很多功夫,」韩沛霖说。 住商机构营销企划处资深协理林如珊坦言,为了让第一线的中介人员习惯这套系统,「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做教育训练。」 比方说,拍摄用的全景相机费用较高,许多业务会共享一台,不是所有人都能对新技术快速上手。 为了打破困境,数位宅妆李钟彬决定从根本的商业模式改起。

进化三:改变收费方式 为了转型「内容平台」,数位宅妆调整策略,从产品到收费结构全部转向。 现在,手机加上一颗简单的鱼眼镜头,就能720度建构周边环境,鼓励使用者分享、共创。 联想(Lenovo)也推出AR手机Tango,内建数位宅妆的应用程序。 要扩大用户规模,养出跨界内容,还要从「漏斗型」结构做起。 「漏斗」指的是收费的结构。李钟彬要用免费的软件,吸引更多人加入会员。但使用量大的客户,就会按照「成效」计费。 每个人的成效定义不同,但使用者可以选择依据曝光度、点击次数、评价、成交金额等指标计费。 要靠「成效」扩大营收,数位宅妆的首要任务,就是拓展内容,同时经营跨国需求。 问题是,中国客户想把这套技术用在电商领域,欧美是观光旅游,中东还有防灾规划,时间、人力资源怎么分配? 「所以每天都要吵,要吵出最大公约数,」李钟彬说。 李钟彬透过「矩阵式管理」,把团队分为两大类。 台湾的研发团队,负责各地通用的横向服务。纵轴则是按地区划分,只要专心思考怎么把产品导入当地需求。 为了满足各国的不同需求,这群平均年龄27岁的台湾研发团队,只能快速进化,确保产品各个环节相互衔接。 「我们把工程师分为小小团队,大家轮流当『首领』,互相交流,」张腾文说。 类似「工程文化」的组织设计,是为了让每个人都有参与感,不是一个人说了算。 「大错不犯,小错不断」,是李钟彬时常挂在嘴上的口头禅,现在逐渐演化成数位宅妆团队里的冒险基因。 从居家上云端,数位宅妆还要用更多创意实验,模糊现实与虚拟之间的界线。

原文网址:http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81499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新聞中繼站

palmgoo16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